ca88亚洲城客户端下载

仇爱贝勒   作者:梅贝尔
她她她……真的不是故意要惹恼他的!她只不过喜欢打抱不平,替弱小民族出出气罢了,她压根没想到,这样居然会犯了他的忌讳!「你一再挑战我的权威……我决定今晚由你还侍寝!」「什么是侍寝?」她不知天高地厚的问,「晚上你就知道了!」他坏坏的笑着回答,咦?不过是伺候他更衣睡觉,他干嘛装出那副怪模怪样的色狼样呢?可这回,她决定做个乖乖牌,不再随便出言顶撞他,于是,当她一听到他要上床了,立刻必恭必敬的走上前,认真的为他脱外衣、换中衣,并蹲下身为他脱下鞋袜,「贝勒爷,请安歇,奴婢告退。」这么中规中矩,他总该满意了吧?她没想到,她才一起身就被他一把抱住,「游戏还没开始,你就想临阵脱逃?」他边说边用嘴封住她的,他的大手毫不客气的探进她的胸前,抚弄窈窕的曲线,「现在你明白了吗?」他整个人都压在她的身上……「贝勒爷,我再也不敢了,求你不要……」此刻,她真恨死自己爱出头的个性,「不要停吗?好!如你所愿。」他大举攻城掠地……

评论(14)

北京城报子胡同「咳……」咳嗽声没有间断的从一扇年久失修的木门内传出来。
  趴在床榻上的水老爹面色苍白的下了床,举步唯艰来到桌边倒了杯水,结果一口水还没来得及嚥下,就又因突来的咳嗽给喷了出来,「咳……」
  这时,房门的帘子被人掀起,一名年约十五、六岁的小姑娘慌慌张张的奔进「爹,您要喝水怎么不叫我呢?快!您先躺着。」她忧虑的将相依为命的父亲扶回床榻,细心的盖上满是补丁的薄被。「爹,我还是去请大夫来看看比较安心,忽已经咳了个把月了,这样咳下去身体怎么受得了?」

来到王府里做事也有十天了,除了厨房之外,哪儿也没去过。不过水莲很满足这种乎静的日子,她丝毫不以为苦。
  当她看到其它人一大清早就忙里忙外,做的比她多时,心里便会过意不去,常常很热心的想要帮忙。
  「采儿,你那些饭菜要送去哪里?我帮你送好不好?」看采儿端着精心烹煮菜餚要出门,水莲主动上前问。
  采儿年纪比她大一点,长得颇有姿色,听招第说她比她晚来一年,不过嘴巴甜、又懂得使媚撒嗲,在松风苑满吃得开的,所以就端起架子,一副看不起其它人,自以为身份比她们高。

「好了,正事说完了,不如谈点轻松的吧!」晟愷佣懒的斜倚着,往嘴里塞了块桂花糖糕。
  「谈什么?该不会又要谈你看上哪个女人了吧?」元勋喝着上好的龙井绿茶,没好气的应道,好像他满脑子装的就只有那些黄色废料。
  晟愷不以为件的开怀大笑,「不愧是我相交多年的至友,元勋,你可真是我肚里的蛔虫,最近我的确是看上了个女人。」
  玄祺以一种未卜先知的口吻说:「你看上的该不会是两个月前,颐王爷刚认回来的风敏格格吧?」这好像已经传遍整个北京城,不是什么新鲜事了。

 一大早芙蓉苑又是雷声大作,侧福晋正在厅上大发雌威,僕佣们纷纷识相的到别处避风头。在座的还有元熙、元磬两兄弟,以及一名身着旗装的绝色少女,只是她一脸漠然,心不知已飘荡到何方了。
  「元磬,你给我而清楚,昨晚被元勋收进房的女人听说是你带进府的,有没有这回事?」当她听到这消息时,险些气得晕厥过去,她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会养出这么笨的儿子,竟然花钱买个丫头去伺候别人。

「我赶着出门,马上帮我更衣。」元勋刚下早朝,便接到晟愷贝勒的僕从送六的纸条上只说有要事相谈。
  水莲很快的为他打理好,戴上皮帽、穿上袍衫和紫貂翻毛马褂,虽比不上朝袍的威风凛,山独霸的气魄仍旧让她看得失了神。
  「发什么呆?你的伤有没有好一点?」他粗鲁的低喝。
  她盈盈一孤,「好多了,谢贝勒爷关心。」
  「谁在关心你,我只是随便问问。」元勋表情彆扭的澄清,有些多此一举,「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房里,没事不要到处乱跑。」

「贵嬤嬤。」她好久没到厨房见见老朋友了。
  「哎呀!这么冷的天气又下着雪,你还跑到这儿来,小心着凉了。」贵嬤嬤的胖脸上堆满了笑,上下左右的打量她,「嗯,你的气色比前些日子好多了,贝勒爷待你好吧?」当初自己独具慧眼的收留了她,而这小娃儿还满念旧的,不时抽空来看她,这证明自己没看错人。
  水莲红着脸点头,「嗯,他对我恨好。」

 「三贝勒、三贝勒不好了。」小三子一路上大呼小叫,跌跌撞撞的冲进来。
  正在研究食谱的元磬对童僕的鸡猫子喊叫充耳不闻,准备待会儿到厨房大展身手,试试昨晚才想到的新点子,他毕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个名厨,只不过这是个遥不可及的愿望。
  「三……贝勒,要出人命了……」小三子上气不接下气的喘道。
  元磬心不在焉的问:「出什么人命?」

养心厅里的气氛凝重,在一片静默之后,王爷率先开口了。
  「要到什么时候,你才肯放手?」他声色俱厉的喝道。
  侧福晋闻言一征,「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」
  「还用我再说一次吗?从你嫁进王府就嫉妒元勋的额娘,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,不惜逼死了她,按着为了自己亲生儿子的前途,这么多年来,你一直处心积虑的要置他于死地,这近二十年来我一再的容忍,就是希望有一天你能真正的想通,没想到你还是这样执迷不悟,我今天就是要告诉你,就算元勋不幸死了,我也绝对不会让元熙继承我的爵位,你还是趁早死心吧!」他不想把话说得这么绝,可是,为了不让悲剧再度发生,只有用这个方法了。

水莲才进花厅,就见到屋里堆了满坑满谷的布料,一块比一块精致美丽,有许多是她从没见过的绣花布料,看得她眼花撩乱。
  「莲儿,快过来,这些都是最新款的料子,你挑几块喜欢的好做衣裳。」元勋将她拉到身边,指着面前一堆一堆的小山道。
  她爱不释手的抚摸每一块布料,最后还是忍痛缩回手。「我的衣裳多得快穿不完了,为什么突然又要做新衣裳?」

「你是说娣姑放了东西在树洞中,后来被松柏苑的一个婢女拿走了?」七巧又问了小丫衅一遍。
  「奴婢怎么敢骗格格?快到傍晚的时候,我偷偷跟着娣姑,看见她走进花园里,我也跟着进去,亲眼看见她把东西放进一棵树的树洞里,然后就回芙蓉苑了。
  我心里好奇,就又回到原来的地方,没多久,就看见松柏苑的小门打开,有人走出来把它给拿走了。」她详尽的诉说整个经过情形。

 那丫头的命还真硬,为了以防万一,她必须先去确定一件事。
  来到松柏苑,果真空荡荡一片,娣姑的脚步加快,如人无人之境。
  当她瞥见缓缓行来的水莲,露出假笑迎上去,「水莲姑娘,你的头还受着伤,怎么下床了?」
  水莲感到头皮一阵发麻,惊恐的开始倒退,「你……来做什么?!」
  「王爷要我来接你去芙蓉苑和侧福晋对质,跟我走吧!」说着,便伸长了手过水莲戒备的说:「你以为经过昨晚的事,我还会相信你的话吗?」

好复杂欧..不过  很好  ..
推推^^

剧情铺陈超优
超级浪漫感人ㄉ
感谢大大的分享

感谢大大无私ㄉ分享~
谢谢~

评论前需先登录。